人一生要經歷過無數次可預期與不預期的告別,這種只存於心理與情感上的缺席與空缺,可能是對某種期待的失落,某個重要人物的逝去,某段不復返的回憶,或自我某時期的內在死亡。不論人願不願意,人總是必須面對這些預期與不可預期的空缺,跟他們說再見。而重點總是在形式上的告別之後,真正的告別之旅才正要開始。這系列想表現的,就是那些在形式上的告別之後的內化,並將心境轉折過程呈現出來:從開始的緊抓不放,面對真正的現實,到逐漸地從他者的缺席中,去體會並理解這種空缺與存在的意義。二者其實是並存缺一不可的。

在此系列中,人物肢體的空缺,象徵着未知,與逝去的種種可能。而人物頭臉肢體都有部分結合布紋,布紋的縮張拉扯,很大一部分是呼應人的內在動力與情緒張力,也是一個隔離外界與內心世界的一個重要媒介。在東西方傳統告別喪葬儀式中,頭蓋布或遮薄紗,除了表達告別過程與會者的莊嚴哀戚,有部分也是為了讓內心哀傷限鎖在內,不為外人道。此系列表達的是一個人內心思緒的內化過程,皆以布包臉頭身,也採取同樣寓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