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傳已久的民間故事或神話,從來就沒有絕對單一正統的版本,儘管它們說著一樣的內容,說法也很隱晦,但有時仍能跨越時空疆界,直指我們內心急欲隱藏的恐懼與渴望,因為人性本身,並沒有多大的改變。

多年前在一次國外講者的座談引用中,藝術家跟這個故事相遇。多年後,在克萊麗莎.平寇拉.埃思戴絲『與狼同奔的女人』一書中,再次看到這個故事時,感動依舊,初相遇時心中未解的共鳴,如今再看反而更了然於心,藝術家就決定要把它化作作品呈現出來。

『骷髏女人』是作者克萊麗莎以印紐特人民間敘事詩為基底加以翻譯改編的故事,收錄在她的著作『與狼同奔的女人』一書中。此雕塑系列『骷髏女人』,即是取書中這個故事做為系列的基底骨幹,並將之彙整成七個關鍵場景,呈現故事中的轉化蛻變過程。故事中的二個關鍵角色,漁夫之於骷髏女人,其實就是關係中本體與他者的化身。彼此的隱喻互動可以是男女間的愛情發展,可以是人與內心恐懼投射的相遇與理解,也可以是人對自己內在的相反性格的壓抑與解套(例:女性的男性特質,男性的女性面向)。與原作不同的是,此次藝術家刻意將原始結局重新改寫成三個不同版本,讓觀者以隨機抽牌方式決定故事走向,藉此強化並呈現關係中對於角色與行動的自由詮釋與創造。只要一個情緒因素或角色定位的微調,故事最終的意義與詮釋走向,將有可能截然不同,卻也完全操之在己。